追蹤
自我流王道*期間限定復活中*
關於部落格
就是自我流王道,近日依然6927直線中,留言慢回,本子相關請詳見OFF處
  • 137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指縫裡流經的冷(D山)

    
  明明離開那段無能的歲月已經好長一段時間,原來自己一直都像那個時候一樣,懦弱又無力。
  
  彭哥列十代,從首領到守護者,全都是孩子。
  在他們沒來到這裡前、沒面對很多事情前、表情沒這麼冷漠以前,他和他們曾在他們故鄉也是自己第二個故鄉的那塊空地上打雪仗。
  
  冷冰而且意外堅硬的雪塊,打在彼此臉上頭上,啪搭砰踏的響。
  好痛──好冰────他們這樣叫嚷嚷,然後滑跤跌在地上,狼藉一身全濕,面面相覷終於哈哈大笑,那時候好不容易探頭的太陽打在他們一群人身上,耀眼的幾乎看不清彼此的表情。
  
  吶,迪諾さん,義大利也下雪嗎?
  
  阿綱和獄寺在遠處那一頭分別抱著藍波和一平滿空地亂逃,後頭碧洋琪和里包恩像鬼那樣一路哈哈哈哈哈的追他們跑。山本坐在他身邊,他們一樣滿身是雪可他的笑容卻無比開心。
  
  這個嘛……
  
  迪諾歪腦袋想了下。他看過雪,的確是在義大利沒錯但不是在他們即將要落腳的西西里,心裡頭就這麼突然的猶豫起來。說有並非說謊,可迪諾就感覺說了有什麼東西會像雪那樣冷涼涼的化成一攤水,無法復原。
  
  怎麼?突然這麼問。
  迪諾打哈哈,搞不太清楚總之自己就是不想這麼乾脆回答。
  日本的雪你還看不夠嗎。
  也不是。
  山本輕笑,一隻指頭搔著鼻頭,那裡凍著紅通通的暖。
  打雪仗很有趣呢。
  啥?
  啊、不是,嗯、不對,我的意思是說……唉唉,怎麼說呢──
  
  從雪地上抬頭,山本把語尾跟著他視線一起拉的好長長長,鼻息在他眼前他們眼前凍出一片白霧,又厚又濃,一瞬間迪諾沒能看見山本表情。
  
  ──在那邊也可以一起打雪仗就好了吶。
  
  隔著厚又不厚的鼻息,山本輕輕的聲音輕輕的說,模糊不清的白在無聲之時全都被風捲離遠遠,迪諾來不及看見或是好不容易看見,息散同時隨著山本散去的點點點點感傷。
  頃刻瞬間。
  迪諾看著山本視線看著其他人淺笑淡淡差點脫口而出你別來我求你別跟著來。
  
  迪諾さん?
  山本一對眼睛炯炯有神盯著他直瞧。
  怎麼啦發起呆……啊、太冷了對吧,我們別坐著,都起來吧,雪上真的好冷。
  山本拍拍屁股站起來,也不等他回答──或是已經明白他將得到什麼回答──衝著他就只笑。他說我們走吧我們也去,獄寺他們還那麼有活力捉迷藏玩這麼久也沒聽見叫投降──
  
  「山本。」
  迪諾手快,雖然起身不及但總算阻止山本準備跨步離去。
  「嗯?」
  被抓著手他也就停下要跨出的腳步,他轉頭看著坐在地上的迪諾,即便即便疑惑他還是掛著淺淺微笑。
  「……再一起打雪仗、吶?」
  
  吶?
  迪諾眼睛直盯著他,山本愷了神,裡面顏色燦金洸洸,好嗎好嗎好嗎無聲那樣不斷問他,心裡突然一塊像溢了血的溫暖擴散讓他忍不住笑起來。
  
  喔、好啊。
  
  背著陽還是能比它燦爛。
  
  下次也和大家一起玩吧。
  當然好。
  
  迪諾聽到自己這樣回答,即便他知道他或許知道西西里不下雪,知道他們沒有說明年沒有約定時間,像是期許,因為我們說了約定了,所以能增加實現的機會。
  
  再打雪仗吧,大家一起,下次我一定不會再輸──嗚哇喔!
  啊、小心──
  
  迪諾才從地上爬起來又跌了個狗吃屎,他只要部下不在總有這個難處,他習慣了也就算,偏偏這次也把山本拖下水,兩個人翻了大筋斗摔停,一左一右都成大字型仰躺在地上,跑沒地方躲終於也奔過來的綱吉獄寺藍波一平,突然煞車當然不及,一群人砰磅乒乓啪碰的滾在一起,成了大雪球,都只露出一顆腦袋面面相覷,大家一臉慘綠就REBORN坐在碧洋琪肩頭上笑的意氣風發。
  
  你們都還有得學呢。
  
  山本看著迪諾看著他,兩個人噗哧哈哈哈哈哈大聲爆笑。
  
  天真總要拋棄。
  迪諾這樣說服自己,說服自己不要阻止還是孩子的他們終於面對。
  
  到了義大利之後還是學習學習學習。
  是同盟首領又是首領師兄,迪諾順理成章的成了彭哥列十代們的老師──說是這麼說,綱吉驕傲的家庭教師REBORN一堆作業(或逞罰)就讓他難以消受,獄寺本來就是義大利人所以排除,雲雀來到義大利迪諾還沒看過他的影,藍波只需要保母所以直接交給風太,最後坐在他桌前的人還是只有那傢伙。
  
  「請多多指教。」
  山本抓抓黑髮刺刺的腦袋,笑容和在日本一樣,一點點的靦腆和幾乎無法辨識的的無奈。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