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自我流王道*期間限定復活中*
關於部落格
就是自我流王道,近日依然6927直線中,留言慢回,本子相關請詳見OFF處
  • 137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再見(6927)

       如果終究要散的筵席,是不是可以永遠不要開始。            不喜歡有人陪,不喜歡人。      澤田綱吉是六道骸生命中的意外,像午後雷陣雨、或是牆角硬要生長的蒲公英,措手不及又無法改變,被強灌的生命力催著他幾乎想逃。      別跟著我吧,你真的很煩。   別這麼說吧,我只是覺得陪在這裡你會開心。      六道骸想反駁你說什麼蠢話,回過頭卻看到澤田綱吉睜著眼睛微笑,裡面熱呼呼的火水,淋的他一身狼狽,你不在我才會開心這句話也被澆的溼透,像在白紙上暈開模糊的字,再也無法閱讀。      那天他們從並盛走到黑曜又走回並盛。      六道骸一路上都聽著澤田綱吉輕輕的腳步聲跟著他身後,啪搭啪搭,差點就和自己的呼吸同一個節奏。      他說,謝謝你陪我回家。   我才沒有,他回。      六道骸心神不寧的等著反駁,不想承認耳邊的心跳聲越來越清晰,可是澤田綱吉這次卻什麼也沒有說,等的焦躁他只好又回頭,依然看到那對眼睛漾著暖水笑。      明天見,骸。      澤田綱吉一直跟他很用力的揮手。      骸,再見、再見,明天見,骸。      走、回頭、揮手、走、回頭、揮手、走、回頭、揮手。   他做這些動作時一直在笑,毫不嫌棄手續繁雜,不斷重複、不斷的笑。   六道骸感覺很不耐煩卻又不想開口要他趕快離開,他站在那裡看著澤田綱吉越來越小的背影,薄唇始終緊抿著線。      六道骸是聰明人,幾近狡詐的聰明,可是他永遠想不明白,爲什麼只要見到澤田綱吉,情緒與官能就幾乎分離的讓他盡喪主導權。很多的情緒與理智交戰,要離開不要離開、要遠離不要遠離。      再見、不要再見。      終究他只看著他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見。      隔天澤田綱吉又跑來找他,再隔天也是,之後很多很多天一直都是。六道骸給自己一個因為很閒沒有事做的理由,讓那個有著可可色軟髮的背影在每一個明天都印在眼底。他出現在那個河堤防,慢慢的踱步、慢慢的走,無法命令自己的腳不向那個人走去。背影轉過來,看見六道骸就衝著他笑。      你又來了啊,他冷說。   你也來了啊,他笑回。      言不由衷。   六道骸忍不住心裡的腦,不知道是罵他還是罵自己。      他們依然一前一後的走,從並盛走到黑曜又走回並盛。回來的時候他們背著夕陽,六道骸和澤田綱吉的影子被拉的很長很長,超越他、超越他們,六道骸和澤田綱吉的影子領著六道骸和澤田綱吉無聲的走。   有那麼幾次六道骸以為將要和澤田綱吉的影子並肩而行,卻被他自己高傲的自尊指揮下一個路口轉彎,然後錯過,就像他和澤田綱吉在很多個地方錯過,永遠不會有交集。六道骸看著澤田綱吉的影子走在身前,小心的不要踩到,好像不小心踏著了,後面的人會跟他皺著眉頭說很痛很痛。他無法忍受澤田綱吉皺眉,無法忍受澤田綱吉不笑了。他不明白什麼時候變成這樣,只知道自己在最前方的影子,地面上也有一隻被詛咒的眼睛正妖著血色笑他愚蠢。      他又說,明天別再來了。      沒想到澤田綱吉聽到這句話轉頭就跑,一溜煙衝到了離他超過十公尺的地方,六道骸心裡大吃一驚。等等,你應該要道別、你應該要揮手、你應該要…要跟我說──      明天我還會來的。      他又回,在很遠的那一端,幾乎竭盡小小身體的熱能,用力的喊。      骸,再見、明天見,骸。      六道骸不知道什麼時候伸出去的手,忽然感覺像抓到了澤田綱吉的溫度,手到心底都燃燒著火,澤田綱吉遙遠的笑容在六道骸的手心裡一樣那麼燦爛。            如果明天是今天的延續,那麼明天將是後天的開始。            六道骸曾有一瞬間以為他們可以永不終結。   然而那天之後再也沒有看過澤田綱吉了。            六道骸坐在澤田家對面的屋頂上,聽到下面澤田綱吉的母親謝過每一個來看他兒子的人。      不可以哭喔,綱一定希望大家都不要哭、笑著送他離去。      他聽那個母親這樣說,真的堅強的一滴淚不流。   真的堅強的一滴淚不流……?      澤田綱吉的母親紅著眼眶笑,六道骸直覺他們母子就是笑容那麼相似。他抬頭看到澤田綱吉的房間,裡面應該什麼也沒變卻緊閉空寂,他幻想一切都只是玩笑,澤田綱吉下一秒會拉開窗簾打開窗戶對他笑。      我來了、骸。   再見、骸。      六道骸覺得澤田綱吉很多事都讓他厭煩。他很想問到底是有什麼好心情可以看著他就笑?他想拉痛他的臉要他別笑,又怕他真的痛了會不再笑。六道骸發現自己矛盾卻不願思考,他只在每一個明天,慢慢走、慢慢踱步,來到河堤讓那個可可色的背影印在他的眼裡,那個瞬間好像連被詛咒的眼睛都能夠跟著澤田綱吉回頭而開心的笑。      下面的人潮終於還是哭成一團,像溝裡發黑的死水都是蒸騰的臭氣,感染四周的人也要跟著腐敗跟著忍不住流淚。      六道骸討厭那些哭聲,像看到澤田綱吉每一個要離他而去的背影一樣厭惡。好幾次他都想伸手抓他。別再來、要再來、快離開、別離開。六道骸依然不明白自己到底想說什麼,所以他從沒動作──沒辦法動作──只靜靜的看著澤田綱吉的背影越來越遠。      澤田綱吉會回頭、揮手,會說,再見、骸,再見。   那些笑容都和百合簇擁的彩色照片一樣那麼燦爛。      不要……不要離開、不要遠離──別說再見、別說再不相見。      六道骸終於發現自己戀上澤田綱吉。   愚蠢的在永遠失去他之後終於發現。            午後雷陣雨忽然下的措手不及,打濕了硬是長出牆角,本來要開花的蒲公英。            請不要流淚。   不要流淚。      我們再見、明天見……      ……骸────            彭哥列,再見、明天見。            …………綱吉……我們…我──……            六道骸醒來的時候千種和犬睡正熟。      房間裡呼吸淺淺深深,六道骸坐起來看著自己的手,破窗露進來的月光在上面參差不齊流著,溫度盡失的冷冷清清。   千種挺著背脊正規中矩的躺在床上,犬早就滾到房間角落抱著棉被抱著肚子…抱著自己。可悲的習慣,躺在實驗臺縮在牢中,睡著也閉眼睛流沒有型沒有溫度的眼淚。   凌晨三點的時候他打開門,踩了不用自己擦也永遠漆黑發亮的皮鞋,披著制服離開房子。      庫洛姆在他翻離床面後立刻睜眼。      骸大人,您要走了、您終於要走了嗎,骸大人。   庫洛姆,我要走了、要走了,好好的睡,庫洛姆。   骸大人,您慢走、慢走,庫洛姆一直都念著您,骸大人。   庫洛姆,謝謝妳,睡吧、好好的睡,我可愛的庫洛姆。      六道骸背著月光給了她一個看不見的笑。庫洛姆難過的揉眼睛,很多的水在她手背上失去溫度。看著六道骸離開,心臟刺疼的庫洛姆又昏睡過去。      關上門的時候六道骸還沒有回頭,他只又輕輕的笑。クフフ,笑聲腳步聲都變成嘆息變成風,捲過他暗霄色的髮,與黑暗合一,剩下那隻眼睛艷紅紅的閃著無法相容的寂寞。            六道骸其實一直想跟澤田綱吉說其實我們可以並著肩走。      你希望的話我哪裡都陪你去,我希望的話請你天涯海角也跟隨我走。            明天如果不會來到,那朝陽永遠也別再升起了。            今天可以多走一點距離,去河堤吧,他想。      再見,綱吉,我們再見。                  -FIN-            --------------------------------------------------------------------         ※舊文,3/28搬移   我也喜歡全部滅亡的戀情(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