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自我流王道*期間限定復活中*
關於部落格
就是自我流王道,近日依然6927直線中,留言慢回,本子相關請詳見OFF處
  • 137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那日的冬陽晴暖(雲了)

  

  

  

  風和日麗。

  對你來說並非宜人而是好眠。

  

  冬末的風涼,輕輕掃弄過長的黑色流海,刷過眼睫,點點麻癢。

  

  躺在樹下,陽光還是穿過葉間、透過緊閉的眼瞼,在黑色一片的眼裡打出細碎七彩。

  

  擾人安眠。

  

  下一個吐氣你加重鼻息,後腦的手枕輕微調動。

  耳邊三公尺處的草皮被踩響,形狀矯好的眉微微揚起不悅,雜散的髮絲卻將情緒遮的完美無暇。

  

  『啊、果然在這裡。』

  

  那個傢伙的聲音瞬間消去你持緊的所有警戒。

  

  『雲雀。』

  

  你聞到了陽光的氣息。

  

  

  

  

  

  ******************************

  

  

  

  牧師沉穩的祝禱辭是她半知半解的義大利文,除了遠不見邊的大草原翠綠連天,冥典莊重的全是一片黒色人海。

  

  看來軟弱其實堅實的草葉被踩過,腳步聲在她的身後停駐。

  

  轉身看到曾經的孩子已經成為少年,一直都是驕傲的抬起下巴,現在他那一對深藍卻連她的臉都無法直視。

  

  「…………京子…」

  「對不起請不要過來。」

  少年想試著舉手拍拍她,更快一步的被拒絕在半空中。

  「……對不起…可樂尼洛…」

  她的視線回到眼前棺木沉睡的人,模糊一片。

  

  「請不要過來…誰都不要……過、來………」

  

  雙手掩著面,連聲音都是粘糊一團。

  

  京子終於還是哭花了臉。

  除了她自己在日本的親友,沒有人上前安慰她。

  

  沒有人敢。

  

  

  

  已經放棄在其中尋找負責的人了,除了哥哥,她連自己也必須責怪。

  

  

  

  

  

  *******************************

  

  

  

  沒有理他,你只是在舒緩微皺的眉線之後,不動。

  

  『章魚頭氣的半死,快回去吧?』

  

  章魚頭?

  ……………………………………………喔。

  

  睡夢之間的腦袋花掉五秒運作才讓你想起來,那疊被你丟進資源回收的廢紙。

  

  隱約記得那應該是一份合約,炸彈小子還千交萬代這次一定要記得,可是內容讓你看了三行就萌生睡意。

  會順手帶進資源回收,是你從學生時代就謹守的風紀習慣。

  

  『喂雲雀…』

  『吵死了。』

  打了哈欠之後你還是閉著眼睛。

  

  『沒空。』

  『說什麼啊你,明明就在睡覺…』

  『所以沒空。』

  『你真是啊……』

  

  無奈到極點的聲音。

  你聽到他向你走近,終於張開了眼睛。

  

  他伸手抓抓那頭短的精神無比的銀髮,背著光的表情還是一清二楚。

  

  

  全都是拿你沒輒的、酣酣的笑。

  

  

  

  

  

  

  *******************************

  

  

  

  喪禮非常隆重的畫下句點。

  

  京子站在教堂的門口,看著人潮來去,全是一片黑。

  

  每個人都走過來跟她說話。

  她知道他們都在跟她說『節哀順變』。

  

  爲了哥哥,她當然還是學了必要的單字,曾以為一輩子都不會用上,竟然在從沒料想過的地方派上用場。

  

  又有人走過來,這次她什麼也沒聽到,所以京子抬了頭,看到那個熟悉又不熟悉的人。

  就像她不想還是長大了,眼前的澤田綱吉當然已經不是曾經的那個少年。

  

  「……京子。」

  他開口,京子還是搖頭。她避開綱吉的眼神。

  

  「請不要說…請不要說,拜託。」

  那個已經成為女人的女孩,背影全是請求。

  

  綱吉想說點什麼,思考一陣子之後終於還是放棄開口。

  

  一切都是他的錯,既然如此,還想說什麼?

  

  於是他與京子擦肩而過,小聲的說了一個義文單字,像是自言自語,其實是希望能讓自己罪惡感減少的懺悔。

  

  京子與他向背而離,眼眶又逼出淚水。

  

  她聽懂那個小聲到會被呼吸隱去的單字。

  

  「爲什麼還是要讓我後悔學義大利文……」

  

  

  

  

  

  哥哥離開日本那一天,用他咀嚼還不太熟的義大利文,說了一句話。

  

  『對不起』

  

  終於在義文字典查出這個單字,她的心都涼了一半。

  

  

  

  

  

  「我不想要聽到道歉…爲什麼要向我道歉…」

  

  京子回到已經空無一人的教堂,對著還未闔上的棺木掉淚。

  好像裡面的人聽到她的哭聲,會像從前一樣跳出來,緊張的拍拍她甚至是抱著她安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