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自我流王道*期間限定復活中*
關於部落格
就是自我流王道,近日依然6927直線中,留言慢回,本子相關請詳見OFF處
  • 137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監禁(6927─骸ツナで15のお題(9))

        由心裡湧上的顫抖讓綱吉猛的睜開眼睛,他總算清楚的知道自己正在作夢。並非因為捏自己不會痛或是場景太過虛幻等等理由,因為他明白即使家庭教師再如何惡搞整人,絕對不會讓自己出現在這裡。      他記得這裡,他記得。熟悉又不熟悉。      漫天漆黑,幾乎分不清楚天頂與地板交界的菱線,墨之外的唯一顏色,是在深處泛著不詳的螢光藍,綱吉猶豫卻依然拖著步伐緩慢的朝那裡走去。      他記得這裡囚禁了那個人、自己那麼害怕又完全無法放下的那個傢伙。      *****      『爲什麼總是這樣自大?』   「咦──啊啊……!」   刺穿腦門,幾乎炸裂的疼痛。   『同情我嗎?這樣讓你很有優越感?』   那是憤怒,屬於眼前的人的憤怒,烈焰熊熊的、突然啃食綱吉腦隨神經。   「什…嗚啊…我、不是……」   『因為你有朋友有溫暖的家,回頭看我可憐一無所有想要施捨我一些嗎?』      好痛。      『你那堆自以為是的天真只讓我看了想吐。』      好痛。      『別把自己看的太厲害了彭哥列,別還讓我提醒,沒有其他人幫助你根本無能為力。』      好痛。      『再見。』      世界跟著這句話一同崩燬。他只來的及看見幽藍的水牢裡最後一瞬間微微睜開的深藍眼瞳。      *****      手心只剩下剛睡醒的暖,曾經接觸的冷涼全部將他排斥在外,消失。   他抓著枕頭想把聲音埋在裡面,依然無法遏止全身顫抖的哭起來。害怕又傷心,骸那些威脅與傷人的話語,真實的刺著他,那麼多自己無力改變的事實,讓綱吉痛的彷彿血流不止。      *****      「……還有什麼事?」   「……我要救你……」   他以為自己耳朵出了問題。   「呵呵,別蠢了,」骸寒冷微笑:「說的還不夠清楚嗎?」   「……嗯,很清楚,明白果然我是只會說漂亮話的無能傢伙。」綱吉緩緩點頭,最後一次擦乾眼淚,用力吸了口氣:「蠢綱這名號果然夠讓我稱上一輩子。」   「明白了還找鐵板踢?喔,也許你只是想聽我嘲笑你?」   「不要用那些話偽裝自己了,骸。藍波只有五歲已經懂得要忍耐卻還是順從自我的放聲哭出來,承認我們都念著彼此,不過瓦解一瞬間的固執。」      綱吉直直的看他,豪不退縮,明明他還在抽鼻子,鼻頭眼睛臉頰全都紅通通樣子那麼無能軟弱,骸卻感覺眼睛被點上火焰,又刺又痛,完全沒注意到剛剛的冷笑退下了嘴角。綱吉還半跪在地上,有一小塊零星點著剛才的悲傷,他低著頭,骸只能看到他稻草色的髮,像他平凡又不平凡的小小抵抗,直撲撲的朝天反長,以為會扎人難以親近,卻都和綱吉的笑容或是個性一樣總那麼柔軟。      *****      「我們都想像並期待有一天終於能擁抱彼此的那個溫度。」                     ------------------------------------------------------                         ※ 21/31搬移 片段,2007/12,6927本《夢の終わりに鐘の音》收錄完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