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自我流王道*期間限定復活中*
關於部落格
就是自我流王道,近日依然6927直線中,留言慢回,本子相關請詳見OFF處
  • 137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こんなにも僕は君を愛してる。(6927─骸ツナで15のお題(10))

  骸盛不住笑意的眼睛裡印著他錯愕而情緒狼狽的倒影。他擒住他的手,壓在身邊十指交握,果凍一樣的涼軟透著清冷的香,與他逐漸升溫,然後圜暖。      第一次的吻、第一次被叫綱吉、第一次發現自己是容易被氣氛牽引上當的人種。   原來淺淡的吻就足以讓人陷落,第一次知道。      *****      男人的天性好像就是要比較寵膩自己的愛人,而他們都是男人,自然把彼此當寶拿在掌心裡。兩個男人又像兩個半大不小的男孩,他們都希望停留在曾經的十四歲或十五歲,時間不要流逝,如果可以停留在曾經什麼都不懂的日子,長大會變成遙不可及的夢想或願望,像看星星感覺這麼耀眼又美麗,即使彼此都變成黑色的紙張,仍可以用白色墨水寫下很多的計畫很多的美夢。事實上時間依然會流逝,他們不會是永遠的國中生,長大原來像看星星那樣,炫麗讓人傾羨,真正長大了又懷念無知的單純日子,可他們回不去了,再也不能。他們只能靜靜的,看著一張又一張紙面一片漆黑,上頭白色的墨水唯一寫著彭哥列,刺眼鮮明。      *****      骸壓著他身子壓著他的手瘋狂的吻他吻他吻他。   不要碰他們不要讓他們碰,我不喜歡甚至非常討厭,你是我的、我的──我唯一的──怎麼能夠忍受你對別人施捨專屬於我的所有。   骸死抑著他在牆角上他說愛他不要離開他。他們一起劇烈的搖晃搖晃搖晃,綱吉聽見自己的聲音,不、別、別這麼做,又喘又喊,最後還是妖艷的叫那個名字,骸、骸,骸。而他吻他不止,舌頭纏綿他耳殼,綱吉綱吉綱吉,兩種聲音侵犯他的聽覺,膩死人不償命。他多希望這時候自己是聾子,什麼都聽不見。綱吉想過骸的獨占慾強大幾乎能將他吞噬,他也有所覺悟,卻沒想過骸竟然這麼不相信自己。   感覺熱流同時並射在肚子裡和肚子上,骸緊抱著自己的手臂都是激情後的熱汗,卻不住顫抖又顫抖。   綱吉差點就要哭出來。      你說我要怎麼讓你明白我的手只一直緊握著你。      *****        影子轉身離去,綱吉喊等等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想追去卻迎面撞了人反跌在地上,抬頭看見里包恩站在眼前對他搖頭又搖頭。   你不是想逃嗎想走嗎想離開嗎。他一連串霹靂啪啦的問題砸他。   我、我、我只是…………   里包恩聽他囁嚅半天猶豫不決,挑高一邊眉瞪他:『明知道會這樣但你不就偏偏和他搭上線了?』   沒眼光自討苦吃累死活該。里包恩這樣說完還狠狠踢了他一腳,綱吉抱著膝蓋直覺想大喊好痛,卻什麼也感覺不到,家庭教師對他大大嘆了一口氣。   『那就認命,然後看緊他,死活都要負責一輩子。』   綱吉一愣。   里包恩壓深帽簷遮去他銳利視線轉身,留下淡淡笑意在離去後的殘像裡。      嗯……是啊,真沒眼光呢。   綱吉嘆了口氣,抓抓臉無奈的笑了。        耳邊沙沙沙響著紙張錯頁聲。該醒了、他想。   睜開眼睛。六道骸就坐在他身邊。他一手托腮,擱置腿上的一疊厚重文件被他輕輕翻閱。   窗外已經全黑了,剩下沙發旁邊的立燈打亮,光線在骸的手上身側都打出陰影,綱吉半瞇眼睛,跟著他被陰影拉的更長的纖細手指移動,一頁、一頁、一頁。身上蓋了外衣感覺不冷,綱吉呼吸之間就認出是骸的味道。現在什麼時候呢文件呢里包恩呢,他一點也不想開口問,放任眼睛畫著骸側顏,發現他鼻子很挺,眼睫好細好長。      第一次任務回來的那天他在他身邊陪了他一夜。      不要怕,綱吉,我在這裡,在這裡。就是地獄我也陪著你去。      他洗了一晚上的手洗不掉的血跡在那瞬間全部退去,清楚的看見他們手緊握著手。      離不開了。他想,真的無法離開了。   他或他不管怎樣都這麼想愛。                        ----------------------------------------------------------                              ※12/31搬移,片段,2007/12,6927本《夢の終わりに鐘の音》收錄完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