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王道*期間限定復活中*
關於部落格
就是自我流王道,近日依然6927直線中,留言慢回,本子相關請詳見OFF處
  • 137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好きって言って(6927─骸ツナで15のお題(11))

  「我最討厭猜謎了,」綱吉小嘆一口氣,眼睛沒停的搜尋可能有的線索:「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猜對過……」   一二三四五六。   急停,綱吉差點被手上那一束鮮紅吞噬。   「澤田殿?」   「……沒什麼──謝謝你了,巴吉爾。」   「咦?」   「還麻煩你拿過真不好意思。」   「哪裡,別這麼說。」他感覺綱吉好像還說了麼但是並不清楚,只是沮喪的情緒突然的擁著他,不過只有一瞬,巴吉爾認為那只是錯覺:「所以您已經知道是誰送的了?」   「啊啊,我知道。」   「所以真的是愛慕者囉,好像很讓您驚訝呢。」   「別損我了,巴吉爾,」綱吉笑出來,沒讓巴吉爾感覺到裡面的苦:「而且說是愛慕者嘛……也許說乞討者比較恰當。」   「乞討者?」   「嗯,乞討。」他盯著手上的紅花,和自己形象不符,在那個人身上就適合的讓人吃昧。      「一個求我實現他願望的乞討者。」      那個人說我會在那裡等你,一直等,一直。   明明掛著淺淺笑容卻彷彿要哭泣。      捧在手心的花束,小小的,忽然感覺好沉好重。         ******         時針分針秒針,很多的組合在他面前展開,滴答滴答滴答。   綱吉站在那裡,愣愣的看著那些造型不同的鐘或錶,全都指著差五分零時。   第一次他偷走了糖罐,他跑的飛快,那顆心被他賦予生命,在糖罐裡跟著他撲通撲通狂跳。   第二次他帶走了褐色兔子,他抱的死緊,沒注意兔子差點哭了出來,被他剪段的紅絲帶飛揚在半空中。   兩次他都逃了,零時差五分的時候。   面對兩次他為他們構築的童話屋感到炫目,那個人隱在冷漠與厭世的美麗微笑之下,永遠不變的赤子之心,落差太大,讓綱吉又害怕又疼惜。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你?他想詢問,卻怕得到敷衍的微笑作答,那個人只會用甜蜜的聲音說話喚他的名。   綱吉綱吉,哪一個是真的都不要緊,我只要有你和我一起在這裡。   所以他逃了,背著過多的期許逃離,卻狡猾的帶走了自己和那個人的心。      喀喳。時針分針秒針相合,那瞬間的最後一秒特別清晰。掛滿房間的鐘全部一同響起,鐺鐺鐺鐺,開幕鐘響。綱吉打開房間深處的門,踩上黑色白色交相疊的瓷磚地板,以為掉進了西洋棋盤裡。   「搞什麼……」他一身白色西裝在房間裡格外顯眼。   「這次難不成要假扮西洋棋──」   「是的,親愛的白色國王。」被鐘鳴掩去的腳步聲不知何時已經來到身後:「而我就是畸戀您的黑色騎士。」   零時一分,一切平靜之後連輕淺的聲音都格外清晰。   深深的夜色披在來人身上,只剩下右邊眼睛的鮮紅刺眼分明。   「你來了,綱吉,你終於來了。」   「……骸……」   六道骸執起綱吉右手,柔軟深深的落了吻。         ******         怎麼了?綱吉回過頭看著他問。   什麼怎麼了……   六道骸露出困擾的淺笑低頭。他們還握著手,綱吉抓著他的。   咦、怎麼、喔、抱歉、我怎麼會……   綱吉驚的紅了臉,想趕緊抽回手六道骸反而擒住了他,和平常一樣,不經意的輕挑笑容。   這麼喜歡到不想放開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會很高……   眼前薄褐色的眼瞳一瞬間動搖。   雨下的更大了,坐在車裡的綱吉根本快看不清六道骸的表情。   好啦快放開趕快上車────      那是一瞬間的事。      六道骸拉了椅子的支撐桿,將綱吉椅背整個向後攤平,忽然被向後推,綱吉撞的頭昏眼花,他只來得及看到六道骸也擠進副駕駛座,下一秒身影覆上來,用力吻住綱吉想要開口詢問而微張的唇。   激烈交纏的唇舌有雨水潮濕的味道。   綱吉披了條乾爽的毛巾在頭上,任頭髮水滴個不停也不急著擦,六道骸單手穩著方向盤,眼睛直視著前方。他們兩個什麼話也沒說,只將彼此的另一隻手緊緊相握。         ******         曾經他怕六道骸像看到猛獸那樣,還沒見到就開始發抖。   卻從那時候開始偷偷把他當成心上的一塊肉,掉了就鮮血淋漓。                  ※12/31搬移。片段,2007/12,6927本《夢の終わりに鐘の音》收錄完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