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王道*期間限定復活中*
關於部落格
就是自我流王道,近日依然6927直線中,留言慢回,本子相關請詳見OFF處
  • 137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六道輪迴(6927─骸ツナで15のお題(14))

  那個人六道徘徊的三途之川,漫天都是黑,屬於他的彼岸花並非曼珠沙華,而是雪色水蓮,連天朵朵的遍地相連,幽光渙散。         它們生長在這裡,爲那個人花開花謝。         向前走,腳踩著地上薄薄的水啪咑啪咑。   蓮像水燈一樣流過他的腳邊,輕點,然後離開。                  記得那個人的吻總和這些花一樣,溫溫的點在你的手心、在你的額角、你的眼上、你的頰邊。      最後一定點上你的唇。      那些輕點的吻,一直都毫不眷戀,不曾停留,卻暖的總是讓你心痛到差點流淚。                  只是走,一片黑暗也只能向前走。   當然不確定是否走的就是前方,也許,一開始就錯了。                  一直都錯的離譜,就像知道不可以戀上那個人,然而一開始就錯失選擇的機會。      人們都說相愛就是無藥可救。   他們都不給彼此後路退,卻都心甘情願。      每個下午打開房門,那個人準備好的大吉領,已經先溫的整個房間都是茶香,一點點的奶味是特別爲你準備的新鮮牛乳,有時候點心是考的金黃的鬆餅,更多時候是你們都喜歡的草莓蛋糕。      他聽到開門聲回頭,和你對上眼然後露出微笑。      『歡迎回來,綱吉。』   『我回來了。』      喜悅紅了你們的頰。                  停下腳步,濕冷冷的空氣讓四肢發寒,心臟卻痛的發熱,你說服自己,是因為累了,所以連眼眶四周也是火辣辣的麻。      對著前方,閉上了眼睛。      呐、我累了。      你心裡的聲音清楚的在耳邊響起。      最後,再讓我看看你吧。      深吸一口氣睜開眼,那個人就在那裡。      「……骸…」      這次你真正的開口叫他,叫那個讓你魂牽夢縈的名。   然後就像從前的很多時候一樣,你的喚,讓他露出只對你的溫柔微笑。      「你來了,綱吉。」      輕抽一口冷氣,咬緊牙關忍住了上前的衝動。            你不曾告訴他,他的微笑總是多麼幸福的讓你想將他緊緊擁抱。            你們短暫的相處時間,一小時、十分鐘,甚至是十秒,都是犧牲那個善良的女孩應該擁有的青春歲月。   她總是跟你說不要緊,請和骸大人一定要幸福。   女孩對你露出的微笑,和記憶中的他,是那麼相似又不相似。      相似的寂寞,不相似的他只對你的寵溺。      所以你分秒必爭的把握女孩所謂的,你和他小小的幸福。      你總是跟他說很多很多。      今天做了什麼事、吃了什麼東西、煩心什麼、高興什麼,即使再瑣碎再無聊,看你口沫橫飛的生動表情他總是開心的笑。   他離開前你們會相擁,在耳邊用遺憾的聲音說抱歉,而你在他懷裡慶幸沒讓他看見你紅了眼眶。         不要道歉,一切都是無能的我的錯。                  「…今天……」   「我知道,綱吉。」他在五步前方對著你笑:「今天是最後一天了。」      你直愣愣的緊盯著他,要將他全部記憶的緊盯不放。   他輕笑出聲,爲了你難得出現的痴傻。      「不要哭喔,綱吉。」   「我沒有哭。」你眨眨眼,確定眼眶是乾澀的熱:「事到如今,我是最沒有資格掉眼淚的了,骸。」                  那個女孩聽到判決之後,止不住雙腳顫抖的跪倒在地。      回過神,女孩抓著你痛哭失聲。         爲什麼爲什麼爲什麼爲什麼爲什麼?      爲什麼首領答應我一定會救出骸大人?   爲什麼首領說骸大人一定會幸福卻是這種結果?   爲什麼首領不能實現骸大人小小的願望?      他只是希望可以真正抱緊你真正的笑。   爲什麼你卻讓他一個人在水裡流淚卻視而不見?         你任女孩淚濕了衣,直到家庭教師打暈了她。   女孩溫熱的淚,爲他而流,透進胸口全是刺骨的寒。      抬頭看見巨大試管中,藍色液體波湧著氣泡是他微小的生命力。                  「那麼最後,綱吉。」   雪蓮在他經過的路途湧開,又淹沒他走過的痕跡,簇擁他向你一步步走來。      「最後、請讓我再抱著你。」      還沒開口你已經跌進他的懷中。   不容拒絕,不容反對的強硬,絞的你胸背都在疼。   其實你根本不會、也不想掙扎,伸手也緊緊抱住他。         四周的蓮,幽光淡淡,流過你們的腳邊,然後逝去。   你看著點點消謝的花,忍住不讓自己顫抖。            呐、綱吉,你知道嗎。      他的聲音輕輕的,在你的耳邊好響好響。      經歷了實驗記憶的六道輪迴,我只有今生是真正存在過。      溫溫的氣息噴在你的耳邊,暖了你的耳廓。      終於存在,卻又讓人發狂。   我痛恨所有黑手黨,讓我苦痛的所有我都恨。      深深的恨道出口已經是過往的淡,怕他心寒你更用力的手緊手中的擁抱,讓他輕輕笑了一聲。      可是,我卻遇到你了,綱吉。   讓人苦痛的世界,卻遇上了你。      他偷偷嘆了一口氣,因為太過接近所以你發現了。      期待世界幻化成美麗的血之海,卻因為你讓我於心不忍。      手經過你的背脊,撫上你的臉。      記得嗎?善良的人啊,天真會害了你。   可是,你的天真反而迷惑了我。      強迫必須抬頭,四目相接。   異色雙同映著你沒有表情的蒼白臉頰。      雖然過程有些許困難,不過終於在迷宮裡找到出口。      想到曾經拒絕他的很多驚恐日子,你終於上揚笑意。      而在那裡等我的人,就是你喔,綱吉。      看你笑了,他也笑,露出像是不捨的微笑。      握住我的手的人…讓我深深依戀…。      越來越近,你下意識的閉上眼,感受他下一刻點在眼簾上的溫軟。      呐、綱吉。      你睜開眼看著他。      即使必須承受苦難,可是、如果能再輪迴六道───……………      最後他將吻點在你的唇上,和從前的很多很多次一樣。                        睜眼,一室橙色。      綱吉征征的望著天花板,無法細數打在天井的折折光影。   落地窗沒有掩上,四月的涼風揚起雪色的薄窗,幻成從天而降的羽翼飄蕩。   撲簌簌的也揚著他的髮嬉戲,和那個人的吻一樣,輕輕的撫。      髮上、臉上、眼上。         綱吉問過六道骸,爲什麼喜歡吻他的眼睛。   他笑著回答:那是最吸引我的美麗寶石。   綱吉聽了掉一地雞皮疙瘩說你肉不肉麻噁心死了,其實連耳跟都紅透。   骸從後面抱住他說,是真的喔。   聲音留在耳邊全都是憐愛。      對,憐愛。   只給他的,濃的化不開的、憐惜與愛戀。         曾經有過的日子,以為將永遠的持續。   不過也都不再回來了。      骸總是笑,所以綱吉真的從沒留心過他可能會有的眼淚。      只因為就算他真的流淚也無法辨識。            「澤田大人……」      疲憊的聲音疲憊的敲門聲。   是巴吉爾,那個比自己更善良的、因為自己無能而承受共同責難的人。      「霧守護…六道骸先生,復仇者已經在剛剛──」   「我知道。」   綱吉還是躺在沙發上,聲音沒有起伏。         「我知道,謝謝你,巴吉爾。」            忠誠的部下,遠去的腳步聲回盪在長廊,像是節拍固定的安魂曲。         『如果能再輪迴六道,』      唇上還留著骸的溫度。   終於還是盛不住的溫熱,流下眼角濕了耳廓。                        『多麼希望可以真正的將你緊緊擁抱。』                  -----------------------------------------------------------------                                    ※12/31搬移      蠢起來很蠢,痛起來很痛   讓我好喜歡好喜歡的骸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