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王道*期間限定復活中*
關於部落格
就是自我流王道,近日依然6927直線中,留言慢回,本子相關請詳見OFF處
  • 137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夜を、駆けて》(試閱部分)

他們問他,最後一個星期打算怎麼過。
綱吉看了他們很久,每個人都期待他給的答案是陪著他們到處玩掉這最後的時間。
再也不要回來了。他們都想。
他們有對自己時間的懷念。
「我……」
綱吉躊躇了半天,我我我我我含在嘴巴裡忘記怎麼接續。
他抬起頭,眼裡只看見六道骸站在門邊,離他們很遠很遠的不願看他。
 
 
 
他知道六道骸一直很討厭他。
但沒想過竟然是幾乎痛恨的那麼討厭。
 
 
※※※※※※ 
 
 
他不叫他澤田綱吉。

 
『────彭哥列。』

 
淡淡冷冷、骸總這樣叫他。
他過去的彭哥列,他們未來的彭哥列。
其實綱吉那個時代的骸也這樣叫他。
但他就是不明白為什麼二十五歲的骸這麼叫他時,總透露一股無法解釋的距離。
刻意建築又非刻意。
 
 
聽到就一肚子火。
 
 
※※※※※※

 
 
他說你不知道我和綱吉的曾經。

 
「那麼,你是誰呢。」

綱吉無言以對。

他想說我是澤田綱吉,但他卻不是屬於他熟悉的那個澤田綱吉。
眼前這個骸的綱吉已經死去了。
向日葵瘋長的盛夏正午,他在夢裡聽到槍聲,復活者水牢壓著他睜不開眼流不出淚狂豪他死去的愛情。
 
 
 
 
「這樣子一切就會回復原狀────」
「啊、嗯!沒……」
「────真的嗎。」
 
 
嘴角微笑輕輕幾乎不見牽動。
沒有情緒。
他的微笑他的眼睛,沒有任何情緒。

 
綱吉霎時冷了腦袋冷了一身的血。

 
他知道骸討厭他。
終於知道為什麼幾乎痛恨的討厭。

 
碰、
綱吉用力跪在地板上,只能待愣著看骸背影遠去動彈不得。
 
 
十年後的……我……

你是不是真的知道自己讓那個人受到無藥可救的傷痛?
 
 
 
 
※※※※※※  
 
 
 
「彭哥列,我一直都在憎恨的夾縫之間學著愛人。
曾以為那種情緒不存在我的身上,然而我果然還是人類。
即便遭受六世輪迴的詛咒。
綱吉總笑我表裡不一
對千種他們那麼保護,卻沒施捨其他人一點同情。
不過我還是明白了。
────想要永遠留著。
雖然自私,不過這就是愛吧。」
 
 
綱吉很迷惘。
骸說『綱吉』的事情時總透出綿長的疼惜。
像是愛到最後,就是再不堪的行為都全部接受。
烈火燃盡,留下溫溫的火。
暖烘暖烘的,依委著就感受到無法言喻的幸福。

然而他明明就是綱吉。
可骸說的綱吉卻不是他。

────這應該不是忌妒吧?

對象是自己,這真是太愚蠢了。
 
 ※※※※※※
 
 
「太奸詐了。」
綱吉忍著不讓眼眶泛紅。
「我不知道的你卻知道我很多很多,你說我怎麼取捨我們現在的距離?!」
 
 
※※※※※※
 
 
他們最後還是回到最初的開始。

鮮黑色的棺一樣那麼閃亮,上頭細琢精雕的X依然金黃刺眼。
「謝謝你了,彭哥列,最後一個星期我玩的非常愉快。」
「我什麼也沒有辦法做嗎?」
「怎麼會,」他笑:「至少你知道回去之後不要選擇我們這一條路線。」
「人生就像遊戲,總藏著許多重要選項,錯了沒辦法回頭,而且無法挽回。」
「骸……」
「回去以後,千種他們也一樣麻煩你了。」
沒這麼快可以出來呢──他著麼說,露著淺淺笑容。
「……嗯,我會的。」
「那個我雖然還很麻煩,不過也請你耐心的等他。」
「我會的。」
「那麼,時間差不多了。」
骸低下頭看著他,淺淺淺淺的笑容淡淡淡淡抹去。
「最後可以要求你給我個吻嗎?」
「咦?!」
綱吉才反應過來,他已經被骸抱緊了腰背。
「可以、吶。」
這根本不是疑問句而是耍賴。
「可、可是、我根本還……!」
「反正你的初吻也會是我的就不用遺憾了。」
「什…!」
他抬起頭來想發難,對上骸一對鮮豔的艷紅深藍,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越來、越近。
啾、

 
「咦……………?」
柔軟落在他額頭眉心上。
綱吉睜開眼,骸已經離開,他兩頰長長長長的髮遮去他表情,只留住淡淡笑意在空氣裡。
「請等那個我,也許不是即刻,但他一定會慶幸遇到你。」
骸放開他們相繫的手,伸手將他推離。
 
 
 
綱吉向後倒去,背後只有撲滿百合與金黃向日葵的冷床。
 
「────謝謝讓我愛上也愛我的你,綱吉────」 
「───骸────────!」
 
 
煙霧瀰漫。
 
※※※※※※
 
 
他的吻沒辦法喚醒他的愛。
即使如此,他依然跪在他身邊,在唇上點落輕輕輕輕的吻。



 






--------------------------------------------------------------------------

紀錄一下打的很ㄘㄟˋ心的試閱(拇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