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王道*期間限定復活中*

關於部落格
就是自我流王道,近日依然6927直線中,留言慢回,本子相關請詳見OFF處
  • 136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奶油泡芙(神亞)


  
  
  早上神田優在自己房間醒來。
  看到熟悉的天花板,下意識轉頭去尋那朵蓮。
  輕浮於羊水上,纖細純潔的軟瓣,在那一瞬間緩緩剝落,神田瞪大了眼睛又或許只是過於專注的瞧那頃刻,牽動胸腔傷口應該有的疼痛什麼感覺也沒有。
  
  
  啪搭──────
  
  
  水面漣漪。
  他認為自己真的聽見了什麼東西又消失的聲音,再也不見。
  
  回頭,盯著素白的天花板有幾秒跟著腦中空白。
  然後長長長長的嘆了很多年份的氣。
  
  天、這下那傢伙又要有意見了。
  
  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片生命可以消剝,那個人卻數的一清二楚。
  
  『二十。神田,二十片。』
  白色的影懷抱白色的蓮,聲音輕淡淡的彷彿跟著要消失不見。
  『哪天它全部謝了我是不是可以追去殺你呢?』
  『……不要亂跟。』他挑眉。
  『你不懂,那是洩心頭之恨,就是地獄我也絕對會找到你。』
  那時神田伸手想抓住三步跟前的亞連‧沃克,卻在半空中擱淺。
  
  回頭笑容那麼不服輸眼底卻藏那麼多欲哭無淚。
  
  後來亞連拉著他失蹤整個下午假也沒請──怎麼說他們也算公務員──回來被他們教團之花狠很的抽了一回。他們去了下午茶,單一甜點限定不可換的那種,即使如此亞連依然能喀掉五十盤,光看就倒胃口。神田想抱怨自己也是受害者,視線落在身邊的人對著女孩直哈哈哈哈的笑個不停。
  
  他終究什麼也沒說。
  
  下午神田優不意外在自己的房間聽見爆炸聲。
  
  「你這個混帳終於願意醒了嗎!」
  喔,原來爆炸聲是破門聲。本來就年代久遠的門現在半掛在牆邊,搖搖欲墜。進房間每個腳步砰咚砰咚的將地板踩的啪啪啪啪響,像恨他那樣使勁踩,聽到就痛。
  「你給我閉嘴!」
  「喂我什麼都還沒講──」
  「所以我要你閉嘴不是了嗎!」
  挑眉。
  「你跩個鬼挑什麼眉我還沒跟你算帳給我跪坐!」大聲。
  「亞連沃克這裡是我房間今天要是沒受傷就把你轟出去!!」更大聲。
  「你終於記得自己是傷患了嗎?」
  風火火的氣勢那麼忽然換成了軟涼涼的水,淋的他渾身狼狽。
  
  嘖,理虧了。
  
  突然轉弱氣勢這下子真不知道誰欺負誰。
  當然神田打死不承認自己被欺負,所以說他總是矛盾。
  
  他瞪他看他,差點把他們都鑿穿了洞,終於捨得離開視線。神田看亞連手上兩大紙袋,滿滿滿不知道塞了什麼東西,開口想問又覺得先說話就先輸,這並沒有規定,可他們吵架的時候總是這樣,雖然忍不住先開口的人永遠是他。才在心裡掙扎,亞連兩個大袋子就往他懷里塞。
  「幹麻這?!」
  啊!該死、又破功!
  「弔念祭品。」語氣有點得意。
  「白痴我還沒死!」
  「我以為你這次真的死定了。」
  亞連聳肩,說的雲淡風輕,神田霎時啞了嗓。
  他沒辦法反駁,的確曾經也認為自己死定了,只沒想到死神那麼討厭他,看了不順眼又將他丟回人間。
  
  能再有多少次這種好運氣?
  
  亞連打開櫃子搬出茶具,熟練的泡起茶來。什麼時候自己房間多了這玩意他還真不知道。
  「就在你像死人睡不肯醒時候我搬來的。」
  …………別告訴我你還在這期間修得讀心術了拜託。
  
  不過這次亞連什麼也沒回答,他只靜靜的開始動手泡茶。
  背著他熱壺、背著他裝水、背著他抓茶、背著他衝泡。終於茶香四液的時候他依然背著他將金紅色的茶緩緩倒進杯子裡。
  「看什麼?」
  亞連回頭,臉上淡淡的沒什麼表情。
  「…………沒。」
  愚蠢,他什麼資格認為他會背著自己偷掉淚。
  「這到底什麼東西這樣塞了兩大袋?」
  神田讓自己忽略剛才有瞬間的失落,試著打開其中一個袋子,然而熟悉並且不詳的甜膩味道只讓他眉頭越皺越緊。
  「下午茶。」微笑。
  
  天啊兩大袋的奶油泡芙!
  
  「這不是我的祭品嗎?!」雖然沒有祭成。
  「可是要吃的人是我啊。」
  「不要一臉理所當然!死了也被你氣醒!」
  「這不是好,買的時候就做這打算。」
  亞連拿起其中一個,結實的咬上一口。
  「那天下午茶你發誓過這輩子再讓你看到奶油泡芙一定跟我拼命。」
  
  神田隻手摀著臉一聲哀嘆。
  笑那麼燦爛要怎麼能真的生氣。
  
  「不吃嗎?」
  「……別拿過來。」
  「一起吃吧,慶祝你終於醒了。」
  「那是懲罰吧?!」
  「嗯。」點頭特用力:「差點死掉的懲罰。」
  神田真想再暈回去。
  「………………好,吃可以但我要茶。」掙扎。
  「你別想了那也是甜的,整罐糖我已經全倒進去。」
  「………………………那只要水就可以了……」
  
  人生所謂的自暴自棄竟然可以用在美名為慶祝的懲罰之下,明明他們如同下午茶那麼悠閒而且美好。神田不想再思考如果亞連跟他說水也加了糖該怎麼回覆,乾脆棄械投降,反正這輩子欠他的。大概一面倒的情況實在太過悲慘,亞連得意笑聲響滿小小房間,彷彿室內下了雨,暖薄薄的覆著耳朵皮膚好舒服。
  
  「騙你的啦。」
  
  總算滿足,亞連撲的抱住神田胸口用力蹭,管他最傷的口就是心口上。
  
  「烏龍茶,你最喜歡的那種喔,泡芙我來吃,一起慶祝,好嗎好嗎好嗎。」
  
  怎麼可能說不。
  
  被蹭的心口流了血那也全是為你。
  神田又嘆一聲終於抓住那張頑皮小臉使勁親吻。
  
  一小時後。
  奶香茶香充的房間都是,亞連吸吸鼻子說很悶難過,神田二話不說打開窗戶透氣,外面明明還在下雨,風裡面好涼好涼好冷的水點滴。
  
  「啊、那別開了。」
  「開著吧,裡面悶著熱。」
  「茶會冷的快喔。」
  「就是熱我也喝不下了,你知道你吃了幾個奶油泡芙嗎。」
  「七十。」
  「我喝不上你吃快,七杯茶也夠我撐。」
  「真差勁。」
  「是你太豬食。」
  兩個人,一條毯子,坐窗邊,遠不見天邊不見底的淡墨夜色垂下間斷又不間斷的雨,管它拌嘴破壞氣氛,緊握的手也已經夠情深。
  
  「你替我檔下那一擊我來不及看清,只記得眼前一大片一大片全是鮮紅。」
  
  淅淋淋淋,打在窗子上的雨和亞連聲音同個溫度。神田抓緊了毯子抓緊亞連的手都綁在懷裡好緊好緊。
  
  「你總說很快沒事很快沒事的傷,這次換盡繃帶也沒辦法克制生命流失。
  神田,二十片,我說謝一片將要我十年生命它們還是嘲笑我那樣落滿滿滿滿羊水面。
  我不敢再去數它也不想數,守著你床邊像傻了跟著你睡了完全六神無主,回過神依然能覺得肚子餓,愛情沒辦法填滿肚子,真諷刺。
  我乾脆挖了你的積蓄想說這次你也回不來了,要殺你去麼也先吃飽再說,奔出去卻漫無目的。
  那時候也像現在這樣下雨。
  突然想起那次我抓著你陪我吃午茶的事情,高高高高疊起的盤子旁邊是你板著臉喝茶的影子,假裝專心吃泡芙──當然我真的吃很專心──邊觀察你越來越生氣的表情,你說別吃了豬啊什麼的嘮叨叨唸好長一串,可是怎麼也沒說要把我一個人留下來,我心裡暖轟轟的開心,越吃越多,塞在嘴裡的泡芙都沒那樣甜蜜。
  就剩下你對我最好了,我真的是這樣覺得。真的。
  立刻我毫不猶豫搜盡糕餅店裡的奶油泡芙,我相信你會記得曾說過再看到它們絕對和我拼上命,所以你一定會醒、一定會醒────」
  
  亞連說完了也哭出來,回頭抱著神田用力大聲哭泣。
  
  「是啊、我記得、所以醒了……味道這麼甜殺人、真死了也被從地獄嗆回來────」
  
  
  怎麼捨得。怎麼能捨得。
  
  也許有天我的世界將會終結,但怎麼能捨得忘記這味道是你的味道我們的味道。
  
  
  「今天的泡芙不怎麼甜呢……」
  「怎麼會,」神田低下頭吻住他:「甜死了。」
  「啊啊……說的也是。」回吻。
  
  
  那個甜就是我們的愛情,請永遠不要與我分離。
  
  
  -FIN-
  
  
  
  
  
  
  
  
  
  
  
  
  
  
  
  --------------------------------------------------------------
  
  
  
  大家好久不見!!!!!!!!!!!!(還敢說)
  
  這篇應該好像是2008年的舊文章XD
  原本是寫給朋友的插花本(還是稿件?)
  不過很多原因出步來了只好自己收藏
  最近卻正和朋友在重溫(加溫)驅魔中
  雖然沒這麼喜歡亞聯了不過我還是「神田大人激愛※」一直線(喂
  
  真希望可以有時間例如爽快的辭職之類的(喂)來寫文章
  社會人是真是疲倦啊啊啊~~~
  
  以上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