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王道*期間限定復活中*

關於部落格
就是自我流王道,近日依然6927直線中,留言慢回,本子相關請詳見OFF處
  • 136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東西兄弟only紀念合刊插花稿《Rot、Blau、Rot(上)》(普獨)

 

弗朗西斯直到現在還是常常拿那些遙遠到無法確定時間落點的往事來揶揄他。

 

最常說的大概就是為什麼曾經如此乖巧可愛懂事聽話的路西現在卻長成了這一副只要使用眼神就讓生人勿近的可怕模樣。

 

「不可愛、太不可愛了!」

徑口13公分的特大啤酒杯被用力敲回桌上,濺出杯緣的生啤和上些許白色泡沫,隨著弗朗西斯應該是抱怨但更像小孩耍賴的激動尾音一同落地。

坐在左邊的安東尼奧對準了杯緣,正準備把目測大概還有300毫升的生啤一次見底,聽見弗朗西斯這麼說,到底是醉了還是真的非常感傷,竟然就著啃住杯口的姿勢淚汪了一對璀璨綠的眼睛,只差沒有把眼淚掉出來的不斷點頭附和。

 

路德維西坐在他們對面滿臉黑線連陪笑都省了。

他當然知道醉鬼很難應付,只是沒算到熟識的醉鬼會更加麻煩。所以他也只能忍耐當個旁聽者,或者偶爾弗朗西斯提那些已經模糊的往事吆喝他附和的時候,就以醉鬼無法辨別非常打發的聲音隨便應答是是是是是。

他們真的非常難得聚在一塊,何況對酒尤其挑剔幾乎視為藝術一環的弗朗西斯,破天荒的隨著他們圍桌,帶上好幾塊豐厚的鵝肝當下酒菜,一邊抱怨這麼品嚐實在糟蹋美食,右手摸索到開瓶器卻還是將下一瓶生啤往杯子裡倒了乾淨。

安東尼奧則不知節制,總讓酒精操控他的情緒時高時緩,然而醉歸醉,一樣能瞧準時機搶下弗朗西斯正要下手的嘴邊肉,弗朗西斯花了三秒才反應,糊喃著聲音吵嚷要搶回,安東尼奧早把那塊烤雞肉咀嚼下肚,他滿足的開心笑聲和記憶裡一樣很大很大很響。

 

就像是信號,在曾經的那段時間裡告知路德維西,他們又圍在那張稍矮的圓桌上或鬧或怒然後放聲大笑。

 

 

他終於因為笑聲而從書裡抬起頭來,往吵嚷的方向愣著想望。

什麼時候他才能夠成長到足以與他們在同個位置分享一點點歡愉與熱鬧。

 

剛來到這個大房子的時候他什麼都不懂,窩在唯一被配給的大房間裡,用棉被將自己裹住全身緊緊緊緊什麼地方都不去,房間定時都有人來去,放下溫熱的餐點後拿走上一餐冰冷的食物,他不想吃也不敢吃,感覺時間流逝同時越來越無法思考。將他帶來這裡的人是誰是什麼模樣他已經不記得了,那塊連空氣都染成大片大片灰色的土地上,只有一對色澤艷麗的眼睛格外清晰。

突然碰的好大一聲房門迫開,他嚇了一大跳想逃卻哪裡也不能逃,終究只能縮的更小更緊閉上眼睛────

呦、小傢伙,聽說你都不吃飯,這樣要怎麼和本大爺一樣長的又強又壯又帥啊。

他被高高的舉抱過頭頂,來不及驚愕害怕甚至恐懼。

紅色白色藍色紅色藍色紅色紅色紅色紅色。

他終於又看到了同一對色澤艷麗的鮮紅眼睛,除了同樣的堅定之外帶上好多好多的軟暖的情緒。

即便之後才學會那情緒叫做寵愛,他終於能緊攀唯一被給予的溫度,學會如何放聲哭泣。

 

突然回神。

自己發傻的臉在窗上倒映清晰,路德維西才發現太陽早已經落入前些日子才被敎懂得的地平線裡,他急忙忙將進展到最後一章的書闔上歸位,穿上皮鞋繫緊鞋帶,只是想到那個人的表情就忍不住微笑,拿起平放在桌上的書籤,小心收進口袋同時打開房門。

 

基爾伯特‧貝什米特。

這是路德維西來到大房子裡第一個記住的名字。

他看著眼前的人萬分得意或者說過度自信,只差沒有將鼻子俏上天際的大聲宣佈,這可是即將會成為世界最強帝國的名字你要好好記住。他被唬的一愣一愣可能也不太懂意思卻還是乖乖點頭,基爾伯特只是笑的更加開心燦爛,一對壯碩的手臂伸過來又一把將他抱起。

路德維西坐在他的臂腕上,突然的緊張和一點點的興奮染紅了他的雙頰,他們額頭幾乎要碰著額頭直直的望進彼此眼睛深處,色素淡薄的銀白眼睫下一對華麗的鮮豔赤瞳,倒映另一對淹沒在紅色深海裡的藍,那個藍是自己,路德維西看到自己映在基爾伯特的世界裡。

 

『哥哥。』

 

這則是路德維西在大房子裡說的第一個單字。

明明是基爾伯特自己要他這麼叫,卻在聽到之後比打敗敵人更興奮的將他緊緊擁抱。

 

小傢伙、路德維西、我可愛的小小路西。

我知道的、我認識的、我所擁有的世界將會全部與你分享與你共有。

 

路德維西在離開房間時特別叮嚀自己不可以在走廊上奔跑,卻還是忍不住加快腳步向前。

 

從那天開始,基爾伯特只要在家,便將他扛在肩頭上到處亂跑。

想到就說、說到就做,旁人都說他亂來,基爾伯特也知道自己不是所謂的斯文人,但他真正敎會他很多很多。

即使到現在路德維西有時還是會在大房子裡迷路,但至少那個小小的房間他一定會記得。

走出房間,拿牙刷的是右手邊,第二個門,沙漏掉的方向叫作下,一層樓梯,啊、那隻小狗剛剛走過路口對吧,就是穿過,掛著特列二世肖像畫的大廳往前,哼哼、吃掉說謊小孩的鬼怪通常就是躲在像這樣的深處,格外樸素的木門。

 

沿途越聞清晰的歡愉,現在隔著木板就彷彿已經參與其中。

開朗的笑聲是西班牙先生、法蘭斯先生則是有點傲慢的優雅聲音,而基爾伯特在人群裡也能夠輕易捕捉的聲音則是────

對、對,一定要記得敲門,還有嘛…嗯…啊、這個!要隨時注意,不可以有任何怠漫知道嗎──啥?什麼叫做怠漫?呃……就是、偷懶的意思……?哈哈、這麼說起來,老頭子以前也常常這樣對我囉唆吶。

已經抬起準備敲門的手在半空中急煞,路德維西停在門前將鬆解的絲帶領結重新整理。

 

那個人為了能夠成為自己的榜樣,明明和個性同樣隨性的衣著方式卻還硬是將正式服裝穿了好一陣子,微皺著眉頭走在房子裡下意識都在扯那條繞在脖子上的端正領巾,回頭看見自己,卻是堆砌滿臉的笑意。

吶、如何、本大爺今天也是威風凜凜吧。

每次他都認真的點頭回答「Ja」,基爾伯特就會伸手稍微粗魯的揉亂他一頭金色短髮,面對自己應該是露出困惑的表情,則越發得意的開心笑了起來。

 

繞過圈之後拉緊絲帶,路德維西深深吸了口氣。

 

「哦、路西!」

 

彷彿算準了他敲門開門的瞬間,充滿力量、只是呼喚名字都讓他獲得無盡勇氣的聲音。

 

「────歡迎回家、哥哥。」

 

果然沒辦法找出足以準確形容的言語了。

就是最喜歡、最珍貴、他小小世界裡獨一無二。

從相遇那天起就被自己深深記憶。

 

他非常努力的說服自己這是慣例是慣例是早就說好的慣例。

所以即使路德維西感到十分丟臉千萬羞恥,還是乖乖在弗朗西斯和安東尼奧兩對好奇眼睛四隻熱切的目光之前,淺淺的在基爾伯特右臉頰落吻問候,果然基爾伯特得意的不得了,立刻也在路德維西右臉上用力香了個回吻,滿面春風。

 

「怎麼樣就說本大爺家的路西最可愛了吧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真好真好真好!我也想要可愛的羅馬諾在臉頰上香一個────」

「小路西!千萬個不願卻還是趨於淫威之下的羞紅臉蛋!實在是啊啊啊……天使!和小亞瑟一樣純潔的可愛小天使!快、快過來法蘭西哥哥這裡…!」

基爾伯特立刻把他藏在背後緊緊。

 

不要靠過來你這變態給你看都太浪費了還想摸、獨佔太自私了我不是也有給你看過可愛的小亞瑟嗎、小路西幫幫忙跟我們家一樣可愛的羅馬諾說也要這樣作好嗎拜託、吵死了你們那兩隻傲嬌臭小鬼才沒有本大爺的路西這麼聽話可愛煩不煩就說不准摸了喂喂喂!

 

果然慣例三人又因為一件說出來都覺得丟臉的笨事鬧吵,亂成一團。

路德維西站在場外有些錯愕的看著戰內,之前都是基爾伯特在家的時候他們才會來訪,第一次像這樣三個人一起回來,哪裡料到原來基爾伯特打了這樣鬼主意。他想起剛剛自己希望分到熱鬧的小小願望,雖然相期甚遠的確也真正達成,忍不住無奈又好氣的笑出聲音。

 

這是很早就說好的約定俗成。

基爾伯特總是很忙,也有過把個月不曾回到大房子裡。偏偏就在一個他離開很久的風和夜晚裡他做了個惡夢。夢裡的哥哥一點都沒有變,而他終於強悍到足夠與基爾伯特並肩同行。

他說開心的說,大哥我終於可以幫助你而不再是個只會依賴你的無力小孩。

他追上基爾伯特的背影,伸手以為就可以與另一隻手相繫緊緊,突然地面上堆疊起一塊一塊一塊一塊的磚石,在他們之間快速的構築延伸遠不見天際。

他用力的喊哥哥的名字終於那個人緩緩回過頭來,應該炯炯有神的雙眼卻和他臉上嘴角滲出的鮮血一樣悽慘,路德維西連眼神都來不及與他對上,那面堅硬的牆已經殘忍的高高聳立。

 

他靠在那面瘋捶也悶不吭聲的冷牆上用力哭了起來。

 

驚醒了之後他還是繼續哭,他確認自己還是小小的肩膀小小的個子小小的手,可是眼淚卻怎麼也止不住。

那只是個夢他還在這裡,但他就是無法說服自己那實在太過巨大的真實感,況且基爾伯特的確不在,他又去了一個自己還來不及熟悉的方向擴展他們未來的家園,路德維西幾乎不像其他孩子那樣喜歡哭鬧或撒嬌,在這個瞬間卻怎麼樣都想要基爾伯特就在這裡。

好可怕、不要離開、哥哥、哥哥、哥哥、哥────

 

哎呀哎呀、怎麼哭成這個樣子呢,路西。

 

他真的聽到了聲音抬頭看見了人,不願意忍耐了,往前奔跑跌進想念的懷中將想念擁抱緊緊緊緊。

基爾伯特躺在他的身邊,輕拍背部的手有規律的節奏和溫度。

 

路西、路西、可愛的路西。

你知道嗎?跌倒不可恥、可恥的是你不願或不能獨自起身。

用力的哭、用力的笑、然後使勁拼命的長大。

我不是一直都在這裡嗎?

不論何時,我都會和你一起度過那些讓你悲傷的所有

 

────晚安,我可愛的路德維西。

 

他在終於願意閉上眼睛的小小孩左額輕輕落下祝福的吻。

隔天基爾伯特在早餐時間煞有其事的鄭重宣布:本大爺為了讓路德維西了解我們是密不可分的生命共同體從今天開始每天都必須行親愛問候禮!

路德維西睜著一對紅腫的藍眼傻了一陣終於會意,揉揉眼角忍住又想哭的衝動,他走到基爾伯特面前,墊起腳尖在彎下腰的人額上淺淺親吻。

 

早安是額頭,晚安是左邊額角,歡迎回家則是右邊臉頰。

這是很早就說好的約定俗成。

只限他們的。

 

眼前還在紛鬧,路德維西非常難得的跟著哈哈大笑。

他想,這樣幸福的日子一定會永遠持續。

 

───────────他曾經這麼天真的想。

 





-------------------------------------------------------------------------------------------------------------------------



Rot=Red=紅
Blau=blue=藍

我就深愛這對兄弟比火還紅比天更藍的那一對眼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